摘要:

三周前,大理国际影会小韩邀我参加两周前“妙曼普洱,养生天堂”采风活动,并代表鲍利辉先生聘我作明年第四届大理国际影会“全景摄影展”策展人。这是好事儿啊,当然欣然接受!普洱也是我向往已久的地方。

“三丫果”(三个彝族小朋友)
“三丫果”(摄于云南江城康平瑶家山村“两棵树”)



可是在采风途中,关于全景摄影展的发展前景,与小韩越谈越高兴,临时决定:今年这一届就推出全景摄影展!
这我可没有底儿啦,离开展只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如何短期组织到数量和质量都满意的作品呢?审稿也不是简单的事儿。
小韩请示了鲍老师后,说试试看吧,能邀请到30幅作品就能开展。
俗话说得好,人急了上网!

刚刚结束的帕尔梅拉国际全景摄影节不是现成的吗!
回京之后我立马给一同参展的二十几位全景摄影家发函,邀请作品参展。
也许因圈内中国人少,容易被记住,所以在国际全景圈子里混得有点儿人缘儿,短短一周内我就收到了十几个回函。
回信解答问题(此处省略200字),再介绍大理国际影会(省略300字),再对作品的保护和使用承诺(800多字掠过不提)。
只说我已经收到12位作者的三十多幅作品,胜利完成了任务。

(我的好友,美国摄影师Jook作品:发现号的最后一次升空)




大理那边已经紧锣密鼓开始打印装裱,布展已稳步开始中。
昨天影会记者专访我,提出了几个问题:

  • 全景摄影在拍摄要求上和普通摄影有什么区别?
  • 全景摄影对摄影师的技术是否有什么特别要求?
  • 国内全景摄影水平和国外的有什么差距?


当晚就在大理国际影会官网发布了《全景摄影展,震撼大理国际影会》的访谈文章:

http://www.dipephoto.com/portal/?action-viewnews-itemid-16281

除了回答上述问题外,我也谈了我对于全景摄影的肤浅认识和不成熟的希望。




顺便说一句,我前一篇拙文介绍的以色列全景摄影家也提交了作品,而且一下子提交了六幅,其中有几幅是我没有见到过的。

(Omer 的新作:机械师阿里·纳布卢斯的小修理店)


我在另一拙文中介绍的日本摄影家金子吉由贵作品《钓鱼》也来了。


感谢大理国际影会,能够为全景摄影提供一席之地,介绍国内外全景摄影现况。
也感谢四月风,上一次为接片而聚的活动。

现在回想起来,早在10年前的2001,我的全景摄影网在上地信息产业基地3年之际,就收到过第一届平遥影展的邀请函,由于自觉作品水平太差(当时只能使用120万像素柯达数码相机拍摄分辨率极低的细长条作品),如果参加根本就是出丑而作罢。当时对首度亮相的平遥影展也没有当回事儿,但后来对平遥一直很关注。而今平遥已经誉满海内外,已经有一套操作相当熟练的商业运作流程和模式,全景摄影的商业盈利机会不得不纳入策展考量。后来也得知有个别全景摄影师参加过平遥展,但都因势单力薄终没有造成影响。

而此次大理影会,专门开辟出全景摄影展区,位置还相当之好。仅仅作为为明年全景摄影展的一次“演习”,就邀请到了国际上一批顶级高手的踊跃参与,其中不乏有二三十年传统摄影经历的专业摄影家,是全景摄影自身的魅力使然,足显全景摄影的艺术表现力有够,全景摄影的奇葩开始立足于摄影百花园中,此其时也。

平遥能做到的,大理也能做到;平遥没有做到的,大理现在正在做。
商业盈利当然也是好事,能把“99美分”换成334万美元难道不是天大的好事吗(德国摄影艺术家安德烈亚斯·古尔斯基的作品《99美分》在苏富比成功拍卖)。

(Gursky的作品《99美分》来自汲运博文《全世界最具价值的16幅摄影作品》)



此次普洱采风,幸会多位全景摄影爱好者,更有将全景摄影视点升到高空的五行网友带来了能在高空拍摄全景照片的飞行器。


(这是云南部分采风摄影家与全景摄影人在思茅区观景台上观摩飞行器试飞)






诚邀诸位风友浏览我的专访
http://www.dipephoto.com/portal/?action-viewnews-itemid-16281
并点击“高兴”,祝大家中秋高兴!

更希望四月风诸位摄影前辈,以摄影人的敏锐眼光对全景摄影的艺术创作,以及发展方向提出中肯的指导建议。
谢谢!







 

评论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