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2008是不平静的一年,人人都在期盼着什么,特别是北京,都希望奥运会能给我们带来些什么变化。这种心情并不是从萨马兰奇宣布“Beijing!”的那一刻开始的,国人的奥运情结要追溯到2000申奥之前甚至更早的历史。

(3列矩阵60张拼接竖幅全景,11层楼窗口取景,从地平线楼群俯拍到楼根的大桥)


奥运使周围的一切都发生了巨大变化。

家在东直门外亮马河南岸,楼距离河边仅30米。几年前,河水是死水,还时有时无。夏天有时候会忽然接连几天出现一片奇怪的红潮,下楼细看原是红色的鱼虫,打着旋滚成团,消耗着河水中的溶解氧。不时看到有人前来捞鱼虫。

河上是一座50米长、30米阔的水泥桥,桥下沿岸有步行通道,但是有垃圾和粪便,非万不得已不走那里。
桥面上,沿着桥边一溜儿,横七竖八摆了无数个大大小小的塑料垃圾袋。

桥面很宽,但不让过车,于是天然形成了一个小摊贩的自由市场。由于经常被附近居民提意见,后来被集中到桥北侧路西的一个小院子里。但桥上仍有零散小贩,卖布鞋、卖凉席、收废品等。院子里的农贸市场虽然不大,但是从蔬菜水果到猪牛羊肉鲜鱼禽蛋,从煎饼火烧到拉面馄饨,每天都能喜迎周边几个小区的居民前来。然而院子里摊位杂乱,污水横流。院子的中间,竖立着一根不久前刚刚安装好的金属电线塔。

再稍远,有建筑工地堆码的砖块沙石,有在水龙头旁吃饭和洗刷的民工。
远处是高楼林立的建设工地,塔吊下,新楼正在拔地而起。透过最远处的楼群缝隙,依稀可见建设中的奥运“鸟巢”。
这是我奥运会之前的2007年5月拍摄的,刻意为了预知的变迁而作的记录。

在我家11层的窗口,从地平线远处的“鸟巢”,一直拍摄到大桥接近我家楼根。300毫米镜头,矩阵三列,每列20张。

现在,如预期的一样,这一切都已经变了,完全变了。农贸市场小院拆了,大桥通车了,河水清澈了,两岸步道新砖铺路。
有机会我会用同样的设备,同样的参数,重新拍过。







评论区
最新评论